歌手張信哲接受《環球時報》專訪 “華語音樂缺的是自信”

本報記者 張 妮

將於本週六在央視播出的《TOP榮耀時刻》中,“情歌王子”張信哲以歌手身份現身,演唱電影《跳舞吧!大象》片尾曲《沒資格難過》。中國台灣歌手張信哲1989年發行第一張專輯《説謊》,今年他已經53歲。當年叱吒華語樂壇黃金時代的歌星在新舞台上繼續挑戰自己——這不禁讓人感慨:華語樂壇的黃金時代還會重現嗎?老牌歌手能應對新挑戰嗎?張信哲在接受《環球時報》記者專訪時給出肯定回答,“因為,愛就一個字”。

愛就一個字

環球時報:和您同時代的很多歌手都遠離歌壇了,為什麼您還一直活躍在舞台上,且沒有轉做評委?

張信哲:我覺得那是自己的選擇,如果你熱愛音樂,喜歡舞台,就會想盡辦法留下來。我對做評委沒有太大興趣。我是歌手,最吸引我的當然是在舞台上跟大家分享音樂,這才是做歌手真正的樂趣。我們常常在訪談、比賽中聽年輕歌手説他們多麼熱愛音樂,多麼投入。堅持下來,不斷交出作品,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熱愛。像《愛就一個字》一樣,你必須用行動證明你是真的熱愛音樂。

環球時報:為什麼選擇這首歌打榜,您對自己的新挑戰是什麼?

張信哲:對現在的我來説,做音樂有很多可能性。跟電影合作是對我的另一個考驗,怎麼透過自己的聲音把襯托電影的東西表現出來,又可以讓聽眾不受電影的干擾。這是創作音樂的另一種限制,當你可以在限制裏遊刃有餘時,又是另一種海闊天空。

“沒有野心做大流行歌曲”

環球時報:很多人認為上世紀90年代華語樂壇的黃金時期一去不復返,流量和浮躁讓好歌越來越少。您怎麼看這種現象?

張信哲:那要看從什麼角度切入。90年代當然是華語音樂蓬勃發展的年代,那時媒體比較少,只能從有限的電台、電視台聽音樂,音樂人做出好作品並通過幾個固定傳播途徑讓大家聽到。但現在聽眾不是被媒體帶着走,而是會選擇有興趣或適合自己的媒體和音樂。很難讓一首歌通過各大媒體“洗腦”到每個人都知道。對我來説,倒沒有野心説一定要做出全世界都熟知的大流行歌曲,我希望能做出一首可以讓自己滿意、感動的歌,吸引一批跟我有共同愛好和品味的歌迷,這就夠了。

環球時報:未來華語樂壇還會迎來黃金時代嗎?

張信哲:我覺得會,因為現在有很多很棒的年輕音樂人加入,只是還沒有太多機會被大家看到,畢竟媒體要考慮所謂商業流量。但只要這些人不斷有熱情投入工作,肯定有發光的一天。我覺得現在是醖釀期,需要重新改變觀念去面對新興媒體狀態。等調整得差不多了,會迎來另一波爆發,這個調整期頂多三五年時間。

環球時報:下一個華語音樂黃金時代和90年代有什麼不同?

張信哲:我覺得應該更多元,會朝更細更精準的分眾羣不斷推進,每個受眾羣都比想象中大得多。不能説沒有覆蓋到所有人的一首歌,但這種機會少之又少。華語樂壇的主流音樂類型融合,但會有更多地方音樂。之前我們會把國內音樂劃分為北方搖滾樂跟南方流行音樂,這種地區劃分會越來越強,這也是音樂多元發展的必然趨勢。

“華語音樂人應對中文更自信”

環球時報:當下的時代,華語音樂人面臨怎樣的新挑戰和新機遇?

張信哲:第一個挑戰就是在多元媒體的時代背景下,個性最重要。之所以流行唱作歌手,是因為他們可以通過創作表現個性,容易被看見。當然,並不是説有個性就可以“胡作非為”,而是當你可以做出既適合大眾又凸顯個性的音樂時,就可以自成一家了。

現在我們這些習慣唱所謂主流商業音樂的人變成小眾,而原來的小眾音樂現在變成大家搜索的主要對象。這也是我一直在想辦法突破的部分,最難的是要在所謂主流商業音樂上再創造出更經典的東西。

環球時報:跟歐美音樂相比,華語音樂還缺什麼?

張信哲:我覺得是自信。可能很多人聽歐美流行音樂長大,被他們洗腦式地引導,好像這種流行文化強壓過來的東西就是好,就是新,這是因為我們對自己的音樂還不自信。華語音樂已經發展到很好的水平,創作不比他們差。中文有中文的音樂性跟文字性,不能拿英文或其他語言對比。比如這幾年流行的説唱,中文説唱必須要有中國語言的特殊味道、特殊語法引發的節奏感。

所以我覺得,第一,我們必須要建立自信;第二,我們要尋找自己的美感。中文的美感就是在文字跟發音上。為什麼從古代到現在中國人都喜歡聽情歌,或者説中國以抒情歌曲為主?這跟中文的基本語法和發音結構相關。我覺得中國的年輕音樂人要更愛自己的語言,要去理解:用自己的語言創作,是多麼特別的一件事。

相關新聞

    推薦閲讀